勤学教育广州新励成软实力培训学校
您当前的位置:新励成>公司动态>动态详情>

实用的五条口才培训方法让你张嘴就来

实用的五条口才培训方法让你张嘴就来

随着社会的开放, 人们运用口语进行交际的活动日渐频繁。当今, 一个人是否具有良好的口才, 既是社会交际的迫切需要, 又是一个人交际能力的重要表现。然而, 良好的口才并不是人们生来就有的, 而是人们在社会生活中不断训练的结果。这种训练, 既包括了学习, 又包括了实践。对有志于提高口才水平的人说来, 训练不是盲目的, 而是有目的、有计划、有步骤地进行的。其中最重要的环节, 就是要明确训练的途径。按照训练的途径进行训练, 可以少走弯路, 事半功倍, 使口才水平得以迅速提高。

口才训练的途径, 归纳起来有以下五条:

一、家庭途径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 是最直接、最普遍、最具体的学习和实践口语运用的场所。一个要想在社会的言语交际中具备良好口才的人, 首先应当从自己的家庭训练开始。由于家庭成员都是自己的亲人, 怎么说, 说好, 说坏, 没有什么顾虑说得不好, 还可以得到家人的纠正和指点。

一个人的口才并不是与他的年龄、学历成正比的。有的人年纪不轻, 学历也不浅, 可却迂呐口拙, 语无伦次。有的人年纪不大, 学历也浅, 可却能言善辩, 巧舌如簧。如秦始皇时岁的孩童甘罗得拜为上卿, 就是因为其出色的口才。他居然说动了连丛相吕不韦也说不动的张唐相燕, 又游说赵王割五座城池给秦国。其口语运用的技巧, 让今人也赞叹不已。还有如汉代的岁小儿孔融拜见名满天下司隶校尉李元礼以及反驳陈题的话语, 其出色的口才, 也令人睦目结舌。因此,家庭途径的训练, 应当从孩子开始。

在孩子成长的整个过程中, 口语能力的发展速度是不均衡的。它在早期阶段变化很快, 对以后的口语运用有很大的影响。研究表明, 孩子基本的口语表达能力有是在岁时就已具备的, 有是在岁至岁具备的, 某余才来自岁至岁。可见, 孩子的早期口才训练何等重要。孩子的早期生活环境, 当然是家庭, 他们接触得最多的是父母。经研究发现, 个月到岁, 婴儿的呀呀学语能力的高低, 与父母同其交往的时间的多少成正比。交往时间多, 婴儿学语的能力就强交往时间少, 婴儿学语的能力就弱。所以, 父母应当多与婴儿交往, 频频与之“ 对话” , 这是启蒙孩子口才的先期的环节。在以后孩子成长的全过程中, 都应多同孩子交往, 注意加强同孩子的对话, 尽量促使孩子多说。经调查, 那些从小失去父母, 在儿童福利院或其它无父母的环境中生活的孩子, 其口语运用能力一般都明显低于生活在有父母的家庭环境中的孩子, 基于此, 马克思就非常注重家庭途径对孩子口语表达能力的训练。据马克思的弟子李卜克内西回忆尽管马克思成天异常忙碌, 可他非常喜欢同孩子交往,经常“ 能够象小孩子一样和他的孩子们一起玩上几个钟头? ?他同他们一块跑跳, 和他们玩各种最热闹、最好玩的游戏, 总之, 他自己也就变成了一个孩子。”

①鉴于家庭途径的不可忽视性, 作父母的应当有意识地发挥其口才训练场所的重要作用。在日家庭生活中, 注意以自己的言语给孩子作出示范让孩子明白在哪种情况下, 对哪种人户当怎样说, 不应当怎样说。如家里电话铃响, 孩子拿起电话问“ 喂, 找谁”这时父母应告诉孩子, 这样问是不礼貌的, 应当说“ 请问, 您找谁” 以后, 孩子再接电话时就知道该怎样说了。又如家里来了客人, 父母热情地招呼客人座, 倒茶、递水果, 得体地同客人攀谈, 客气地送客人们出门这一切, 都可给孩子作出良好的潜移默化的示范。家庭途径的训练, 不仅仅是父母对孩子有时, 孩子的话语也会给父母以不小的启迪。美国人克里斯曼特. 斯通在《人人都能成功》一文中告诉我们一件事一个牧师星期六的早晨在准备第二天礼拜日的讲道他的妻子外出不在家, 几岁的儿子吵闹不休, 使他不能安心准备。他烦燥地抓过一本旧杂志胡乱翻阅, 看杂志中的一页是一幅色彩鲜艳的世界地图。他将此页撕下, 再将地图撕成碎片丢在地上对儿子说“ 小约翰, 如果你能拼拢这些碎片恢复地图的样子, 我就给你角分钱。”牧师认为, 要将地图拼拢, 儿子非得花费一个上午不可这样, 自己就可以安心准备了。可是, 没过分钟, 儿子就将拼得完美无缺的地图送到他的面前。他惊愕地一问“ 天哪, 你怎么拼得这样快”儿子说“ 啊‘ , 这很容易。在另一面有一个人的照片。我虽然不知道这个世界的样子, 但人我是知道的。我只要把人的照片拼到一起, 再翻过来就行了。我想, 如果这个人是正确的, 那么这个世界也就是正确的。” 牧师兴奋不已, 他给了儿子角分钱, 说“ 孩子, 你说得太好了你已替我准备好了明天的讲道-一个人是正确的, 他的世界也就会是正确的”

二、学校途径

学校不仅是传授知识的场所, 而且也是训练口才的场所。比起家庭来, 学校是口才训练的一条更为系统、全面、规范、深层的有效途径。长期以来, 我们的各级学样实行的都是应试教育, 这种教育强调的是学生能以书面形式应付各种考试, 即使有些许口语表达的机会, 基本也只体现在机械地回答老师的提问上, 很少有让学生自如地进行口语运用的’训练。因而, 学生走出校门, 置身社会时, 往往在口语表达上显出十足的书呆子气, 不懂得怎样以口语来实现社会交际。从素质教育的要求上说, 这当然是学校教育的一大失误。为改变这种现象, 学校应当有意识地采取各种方式加强对学生口语表达能力的训练。除了要求学生学好各门功课外, 还应当训练学生具备必要的口才。这种口才训练,应当从最基本的开始形式上包括咬字吐音、语法规则、逻辑要求、社会规范, 内容上诸如自我介绍、家庭介绍、主动提问、向人道歉、与人打招呼、彼此交谈、拒绝别人、请求别人、关心别人、争论、求职、迎客、送客、求助、反驳、斥责、演讲等等。不同的学校, 都应根据学生不同的年龄段, 采取不同的内容和形式对学生进行口才的训练, 使之日后跨出学校时, 能以良好的口才去适应社会交际的需要。

其实, 利用学校的途径对学生进行口才训练, 作为教育家的孔子, 早就注意到了。在《论语. 先进》中, 孔子就在课堂上启发、鼓励他的学生自如地以口语表达自己的志向, 他说“ 平常你们总说‘ 不了解我呀’现在假若有人要了解你们, 那你们怎么办呢” 在子路率先说出自己的志向后, 孔子微微一笑, 又问冉有“ 你怎么样” 待冉有说了之后, 又问公西华“ 你怎么样”等公西华说完, 又问曾哲“ 你怎么样” 曾哲慢吞吞地站起来说“ 我的志向与他们三位所说不一样。”孔子说“ 那有什么关系呢只是各人说各人的志向罢了。”曾哲说出了自己的志向后, 孔子马上表态说“ 我赞成曾哲的说法。” 子路、冉有、公西华退出以后, 曾哲又问孔子“ 他们三位讲得怎么样”孔子说“ 也不过各人说说自己的志向罢了。”从这里可以清楚看出孔子是在有意识地训练学生的口才, 为了达到让学生敢讲话、多讲话的目的, 他鼓励启迪、循循善诱, 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马克思不是一个专职的学校的教师, 但在口才训练方面, 他却是以教师的姿态出现在他所接触的人之中的。李卜克内西回忆说“ 马克思是一个严厉的老师, 他不仅强迫我们学习语言, 而且还检查学习是否踏实。”“ 马克思在语言和风格问题上十分考究, 有时到了咬文嚼字的程度。而我的上黑森方言仍然牢牢地粘着我或者是我粘着它, 使我遭受了无数的训诫。我提到这件琐事只是为了表明马克思是如何自觉到他是我们‘ 年轻小伙子们’的导师。” 李卜克内西还谈到“ 马克思对现代和古代各种语言都极谙熟” , 他“ 有计划地教育别人” , “ 利用一切机会来试验我们, 尤其是我。” “ 当我发生疑问或完全不懂的时候, 在他的高明指导与细心帮助下, 便能够顺利地进行。他在教导人的时候多么有耐心, 而在别的方面他是那样性急的一个人。”“ 从各方面来看, 他具备了一个优秀教师的一切条件。”

②学校途径的口语表达能力训练, 有两项不容忽视的方式, 这就是朗读和背诵。朗读能训练学生的吐字、发音能力, 背诵能训练学生的识别、记忆能力。并且, 朗读和背诵还有利于增长学生的知识、陶冶学生的情操、丰富学生的思想。

朗读的材料可以宽泛一些, 背诵最好是我国古代有名的诗、词、曲、句、段、篇。年, 著名的物理学家杨振宁博士在台湾举办的“ 人文与科学”对话座谈会上曾经建议今后应要求小学生必须会背诵首唐诗、宋词才能毕业。后来, 他到大陆又向教育部提出了这一建议。这确是明智之举。在这方面,国家主席江泽民是特别关心的。年月日晚, 在北京音乐厅欣赏‘冲国唐宋名篇音乐朗诵会” 演出前, 他接见创作人员时说中国古典诗词博大精深, 有很多**佳作, 它们内涵深刻, 意存高远, 也包含很多哲理, 经常朗诵, 大有好处, 特别是孩子。还在年, 江泽民主席视‘察南开大学图书馆时, 也曾在阅览室考查在场学生背诵古诗古文的能力, 并随口背诵了唐代王勃那长达余字的《滕王阁序》和宋代苏轼的《水调歌头》。年月日, 他在北大周年校庆前夕来到北大图书馆文科开架阅览室, 又谈到学生应当多朗诵一些名诗、名篇。当窗外下起细雨时, 他脱口吟出唐人杜牧的《清明》。还有如年月日他在出席厦门经济特区建设十周年庆祝活动期间,特意到厦门大学看望师生员工。在与师生座谈时, 谈到了中国历史上许多著名人物的名句、名诗, 希望学生多读多背, 并一口气背出了许多。年月日, 他视察贵州民族学院, 在与学生谈到他的家乡扬州时, 当即背出唐人李白的《送孟浩然之广陵》。由此可见江泽民主席是多么看重学校这一口才训练场所的朗读与背诵的。

学校途径的口才训练, 也不完全是教师对于学生。我国自古就有“ 教学相长”之说。教师在对学生进行口才训练时, 学生的话语,也会对教师有所启发, 甚至鞭策。不久前, 某小学三年级上口语训练课, 老师谈到最近年来, 方方面面都发生了很大变化, 每个家庭都有了过去没有的东西。她要求学生说出年来自己家里出现的件新东西。学生平力站起来说“ 听爸爸妈妈说, 我们家近年来添了彩色电视机、电话、卡拉、摩托车。”老师说“ 还差一件。”平力说“ 没有了,只有这件。”老师说“ 不会的, 一个家庭, 新东西多着哩, 哪里才止件呢再想想, 只要年前没有的, 都可以。”平力立马昂首响亮地答道“ 还有我” 全班轰堂大笑。平力说“ 就是嘛, 我今年才岁, 年前家里哪有我呢”老师猛然所悟“ 同学们, 平力所说, 并没有错, 是我错了, 我的问题没有问好。他答得很聪明, 我们大家都要向他学习。”平力的天真回答, 又反映了他的机智反过来, 对老师的口语表达不能不说也是一大启发和鞭策。

三、社会途径

社会是一个大课堂, 丰富多彩的社会生活为人们的口才训练提供了最广阔的场所。只要不禁锢自己, 任何人都可以在这个广阔天地里得到口语运用的学习和实践。一般说来, 与社会接触越多, 口才能力越强。不断的人际交往, , 可尽使交际者得到口语运用的锻炼, 知道在什么场合、对什么人, 应当说什么和怎么说从中摸索运用规律, 总结成败经验。久而久之, 良好的口才也就应运而生。比如两位教师上同样内容的课一位初出茅庐的教师所讲, 学生听起来会感到淡而无味、枯燥板涩另一位任教多年的教师所讲, 学生听起来会感到新颖生动、精神振奋。这是因为后一位教师长期与学生打交道, 有丰富的教学经验, 知道该怎么讲、不该怎么讲。而这种经验, 是他不断的学习、实践的结果。也许, 他在刚上讲台那段时间, 还不如前一位教师讲得好哩斯诺在《西行漫记》中谈到他初到陕北革命根据地时, 有关方面安排了两个红军小战士照料他的生活。一天饭后, 他对从他身边走过的一个小战士喊道“ 喂, 给我拿点冷水来”那个小战士压根儿不理他。一会儿,另一个小战士走了过来, 他又照样喊, 结果也是一样。他十分茫然, 不知该怎么办。这时他发现交通处长李克农在笑他。他就问李克农究竟是怎么回事李克农对他说“ 你对中国的情况还不怎么了解。你这种叫法是不行的。你可以叫他‘ 小鬼’ 或者可以叫他‘ 同志’ 可是你不能叫他‘ 喂’ 。这里什么人都是同志。这些孩子是少年先锋队员, 他们是革命者, 所以自愿到这里来帮忙。他们不是佣仆。”这下斯诺明白了。在以后的日子里, 他与红军战士打交道, 都满怀尊重地以“ 小鬼”“ 同志”称呼, 与上上下下都十分融洽。以社会为途径训练口才, 要有一个正确的态度, 就是张开耳朵, 睁犬眼睛, 广采博收不能闭目塞听更不能自以为是, 看不起市井百态、里巷俗语。须知, 社会生活中, 自己所感知的每一个人的言语、神态、动作、语气等, 都可能是对自己口才训练的启迪、感染、帮助、教育, 不管他是否与自己构成交际关系, 全都如此。比如你在乡镇喧闹的集市上走一遭, 尽管你什么也不买, 也不卖, 同谁也没有构成言语交际的关系, 可那抑扬顿挫的吃喝、此起彼伏的叫卖、你来我往的讨价还价、商贩的产品介绍、顾客的质询、主客的呵骂、顾客之间的招呼、税收人员与商贩的争执? ?都可以使你从中获得口语表达的教益。孔子说过“ 三人行, 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 其不善着而改之。” 我们在口才训练上, 理应如此。

毛泽东是很重视社会途径的, 自觉以之作为训练自己口才的大课堂。还在革命战争时期, 他每到一处, 都深入社会, 同各种人打交道, 主动找他们攀谈。比如在寻邹, 他回忆说“ 找的是一部分中级干部, 一部分下级干部, 一个穷秀才, 一个破产了的商会会长, 一个在知县衙门管钱粮的已经失了业的小官吏。他们给了我很多闻所未闻的知识? ?这些干部、农民、秀才、狱吏、商人和钱粮师爷, 就是我的可敬爱的先生‘ , 我给他们当学生是必须恭谨勤劳和采取同志态度的, 否则他们就不理我, 知而不言, 言而不尽? ?我用这个方法得了很大的益处, 这是比较什么大学还要高明的学校。”

③我们都知道, 毛泽东是极有口才的, 他的充实、严密与幽默、风趣,早已传为佳话。这不能不与他以社会为最高的学校进行口语的学习、实践的宗旨有关。革命导师中, 列宁也是一个重视社会途径, 善以社会为大课堂的口才探索者。普. 凯尔任采夫谈到沙口宁虽然十分繁忙, 但他经常走向社会, 主动地去同农民、士兵、工人、商人、地方代表和一般干部一起交谈。而且, 每次他都总是让别人先谈在别人谈时, 他非常注意倾听, 留心别人的每一句话, 甚至每一个词。其全神贯注的庄重神情, 使人难以忘怀。他回忆说“ 观察列宁怎样地倾听, 这是有意义的事, 我没有见过有比弗拉基米尔. 伊里奇更完美的面孔了。他的面孔上有一股非凡的力量, 当他注视发言人而一字不漏地咀嚼每句话时, 当他敏捷有力地向发言人提出补充问题时, ? ?他的面孔和眼睛中流露出狮子一样的庄严表情。”

④为了能与社会广泛接触, 列宁还抽出大量时间来接见成百上千的工人、士兵、农民和党的苏维埃的工作人员。这丰富的社会生活, 对列宁那明快、简洁而又尖锐、犀利的口才, 不能说不是一个很好的帮助。

四、传媒途径、传媒, 就是传播媒介。

社会生活中, 传媒包括的范围是很广泛的但作为一种相对家庭、学校、社会而独具特色的口才训练的途径, 这里所指的是大众传媒。诸如广播、电视、电影、录音、录像、因特网、报纸、杂志、图书、资料等等。

按照加拿大学者迈克努罕“ 媒介是人的延伸” 的观点, 上述大众传媒, 仍然是人口才运用的表现。如广播是人的听觉的延伸, 书报是人的视觉的延伸, 电视是人的听觉和视觉的延伸。这与家庭途径。、学校途径和社会途径并无本质上的区别, 只不过运用形式不同罢了。因此, 口才训练中, 收听广播、观看电视、阅读书报等活动, 也可以认为是与播音员、主持人、演员、作者等构成了言语交际的关系, 从他们的言语表达中, 同样可以获得口才运用的启迪、借鉴、帮助和教育。有志于口才提高的人, 是不能忽视这些大众传媒的训练途径的。

当今, 大众传媒日益普及, 尤其是电视的进人千家万户, 使它成为人们所能拥有的最亲近、最具体的言语运用传播媒介。电视中的说话人-播音员、主持人、演员、采访者、被采访者、新闻者、报告者、谈判者、发言者、领导者、新闻人物、犯罪嫌疑人等等, 其表达的内容、方式、神色、姿态、动作, 都无不可能地对观看电视的人产生影响作用。只要存心进行口才训练, 就可以去琢磨、分析, 从中吸取有益的因素, 摒弃不足的成分。就是没有人出现的电视画面, 只要有声音体现的言辞,其传媒作用也是存在的。如广告辞、风光片、体育比赛解说等。前两年, 某小学教师让三年级学生以“ 常在” 口头造句, 一个学生立马脱口而出“ 新鲜常在香雪海。”老师和同学都情不自禁地笑了。这句话太熟悉了, 因为它是那段时间电视上每天都在播放的苏州电冰箱厂香雪海电冰箱的广告用语。放学后, 孩子回到家里, 狼吞虎咽地吃着妈妈做的饭菜,妈妈问孩子“ 怎么样”孩子竖起拇指说“ 味道好极了”妈妈笑得前仰后合。因为这也是电视上天天播放的雀巢咖啡广告用语。如果说, 有些电视节目中人在运用口语时还有所准备的话, 那么, 电视节目那些即兴的主持、讲话、答问、评说等, 则为人们通过电视的媒介进行口才训练, 提供了更加灵活自如的表达示范。即兴式口语表达最能检验一个人口语运用的能力, 因为他在事前没有对说什么、怎么说作好准备, 全凭临场的发挥。而在现实的人际交往中, 人们运用得最为普遍的, 还是这种即兴式。因此, 电视节目中那些即兴式的口语表达更加成为人们口才训练关注的热点, 以便从中获得教益。如中央电视台的《实话实说》节目, 无论主持人, 还是嘉宾, 还是现场听众, 都不能事前准备好言辞, 到时来背诵一通。如果那样, 就失去了“ 实话实说” 的魅力。所以, 有志于提高口才水平的电视机前的观众, 都不要放弃这一良好的传媒途径。

五、自身途径

良好的口才是一种能力。任何一种能力, 都需要主观的勤奋与努力。前面所说的家庭、学校、社会、传媒等途径, 都是外在的因素。外因要通过内因才能最终起作用。一个人要训练自己的口才, 归根到底得靠自身。外因再多、再好, 自身不愿去学习和实践, 不肯去摸索和钻研, 要想有一副能讲会说的好口才, 是绝不可能的。

自身途径训练的关键是要敢于实践, 知难而进, 越是不善口语表达, 就越要爱说、多说越是难说的, 就越要去说。只有这样坚持不懈的努力, 良好的口才, 才有诞生的可能。自己不善口语表达, 羞于启齿, 畏首畏尾, 就永远无法提高表达的水平。在我们所熟知的以口才著称的人物中,几乎都是经过自身的刻苦努力才获成功的。女口古希腊最著名的演讲家德摩西尼年轻时患有口吃病, 说起话来结结巴巴, 每每被人奚落、嘲笑。他决心靠自身的努力改变这种现状。他每天口含一块石子, 不停地训练发声他攀登上高山之顶, 迎着狂风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发言。久而久之, 他终于成功了。以《最后一次的演讲》等让世人感知其口才的闻一多, 也是自身刻苦训练的结果。据他的日记记载, 他在清华学校求学时, 就曾到钟台下“ 练演说八遍” 翌日, 又“ 夜外出习演说十二遍。”他经常在严冬之夜站在山上的凉亭里苦练发声。

英国剧作家肖伯纳年轻时初到伦敦, 极其腼腆, 害怕在人面前说话。在一次集会中,经朋友再三劝告, 他硬着头皮, 抖动着双腿站起来开了口。可吞吞吐吐, 语无论次。他在人们的嘲笑声中坐下的那一刻, 发誓一定要伸雪此辱, 一定要以出色的口才让人刮目相看, 他对身边的朋友说“ 我以后每周都要当众演说。无非是两种情况一种是我完全掌握演说术一种是一想到在大庭广众中演说受人嘲笑的情景, 就会因心脏受到重大刺激而死” 果然, 他从此开始努力人后刻苦练习, 人前大胆演说。没多久, 他终以出色的口才而闻名。仅大型演讲一项, 他年中就演讲了一千场。

由此可见, 自身途径是口才训练中所有途径的落脚点。任何有志于提高口才水平的人, 都应予以充分的重视。